七个团没打赢敌一个团,司令员和副司令员都火了,要带头打冲锋!

七个团没打赢敌一个团,司令员和副司令员都火了,要带头打冲锋!
原标题:七个团没打赢敌一个团,司令员和副司令员都火了,要带头打冲击! 在抗战成功后,国民党军取得大批的美械配备,军力有多强壮? 东北解放军四纵曾和国民党新6军打过一仗,大战一天三夜,看看其成果就知道。 1946年1月20日,廖耀湘率新6军从秦皇岛登陆,23日便杀到锦州、沟帮子一线,所以以其主力新22师为前锋,接连打下盘山、台安、辽中等地,一路北进,一向打到辽河以南沙岭村,方针直指辽阳、鞍山和营口等大城市。 新6军悉数美械化配备,悉数是远征印缅的老兵,声称“天下无敌”,下辖三个师,以拿手山地战及正规战的新编第22师为主力,声称“虎师”。此次打进沙岭村的,正是该师前锋第66团和教训营。 他们来势凶猛,火力足够,第一个回合,竟让中共辽东部队吃了败仗。 辽东部队红眼了,哪曾吃过如此败仗?纷繁请战,要和新编第22师见个凹凸上下。辽东军区也决议和新22师干一仗,杀一杀敌人的锐气。怎么打?以四纵五个团主攻,另调三纵两个旅打援,共7个团,合力痛打新22师一个团另一个营。七比一,完全符合会集优势军力的战术准则。 2月16日17时,战役打开,四纵兵分三路向敌驻扎的沙岭村建议强烈进犯。 沙岭村在辽中平原上,村子不大,可是,守敌很傲慢,并不把解放军放在眼里。敌66团团长放言:“不必援兵,我一个团打他一个军。” 四纵司令员吴克华、政委彭嘉庆、副司令员胡奇才悉数上阵指挥。全纵队的九门日式山炮开火了。可是 一个波次炮火袭曩昔,敌人居然没什么感觉。 为什么? 敌人把一个村子修成了一个巩固的堡垒。 四纵的炮火还没打破敌阵地,步卒开端呐喊着扑上去,五湖四海,猛打猛冲,完满是老八路风格。可敌66团不光枪多炮多,而且枪炮很准,解放军第一次进攻就受挫,不得不退下来。 17日22时,四纵又抽出三个团,建议第2次冲击。这下冲进去了,兵士专找敌22师官兵拼刺刀,可见不到一个人,忽然五湖四海都是刀光剑影,敌人全藏在地堡中。兵士们无处讳饰、逃避,成果,冲进去的,差不多一个也没出来。 这一下吴克华火了,胡奇才也火了,都要带队冲击,和敌主力拼命,但都被警卫员拖住了。 2月18日,四纵建议第三次冲击。这回吴克华调了四个团,下决心要把沙岭村打下来。炮兵才把前沿阵地轰开一个口儿。可是,敌人的炮弹愈加凶猛,满是美制燃烧弹,打哪哪着火,兵士们往前冲杀,居然扯开两道防地。可是,敌兵用喷火枪喷火,顷刻之间,冲击陷阵的兵士全着火了。 “什么他妈的火箭炮。”副司令员胡奇才冲到前沿阵地,眼睛红红的:“给我夺一个过来看看。” 一个副营长应声而出,带两个班,穿墙入室,逐屋行进,冲入敌军掩体,夺过一挺“火箭炮”便跑了回来。可是,我们面临这“火箭炮”,甭说用了,连见都没见过这玩意儿。 这一此猛攻,四纵反而被敌军烧掉了半个营。 在打沙岭村中,四纵一天三夜,三进三出,杀敌674名,自己伤亡2159名,且满是来自山东的战役主干。 七个团打一个团,反而自伤2000多人。这个伤亡是什么概念?后来四纵闻名的塔山阻击战的伤亡人数是3500人。 可是,这便是解放战争之初,国共两军的实力距离。 这个距离之大,解放军几乎是无法弥补。沙岭村一战之后,四纵不得不退出辽阳,廖耀湘猛追,之后,四纵又退出鞍山,持续被敌4个师(又增加了敌88师)追着打。在这样的危情之下,怎么办?但是,就在步步阻击之中,四纵官兵与敌人在山上山下、水里雪里的激战中,总算找到了自己的最佳作战地域和方法,在林海雪原中打开游击式阻击战和运动式伏击战,歼敌1500多人,而且死死拖住了敌4个师。 就这样,他们一步步改动本来的下风,把本来认都不认得的“火箭炮”等美式配备一件件夺回来,配备自己,一日日逐步变得强壮,终究战胜了强敌。 这个进程是不是很勉励?回来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